《火影》:卡卡西沒有寫輪眼了,他以前複製的忍術還能用嗎?

喝水大王 2020/10/02 檢舉 我要评论

旗木卡卡西,一個有著白色頭髮的憂傷男孩,他從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成長為一名火影。其中經歷的東西真的很多,他的經歷其實比任何人都要深刻。卡卡西的一生,他失去了親情、失去了友情,同樣也失去了愛情。從失去父親到成為火影,卡卡西的成長是顯而易見的。

在前期劇情中,三代火影因為會一千多種忍術被稱為忍術教授;而旗木卡卡西則是複製了千種以上的忍術被稱為拷貝忍者,不落其後。

可能有火影迷會出現這樣的疑問,卡卡西之所以會有拷貝忍者的稱號,是因為他在戰鬥時有一種常用的行為習慣——複製別人的術法。

那麼,卡卡西除了自己常用且帶有個人人物特色的忍術以外,在他所會的這一千多種忍術之中,恐怕有一大部分都是複製他人的「勞動」成果。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得益於寫輪眼的特殊功能。一旦他沒有了寫輪眼,是不是就意味著卡卡西曾經拷貝過的忍術無法使用呢?

一、寫輪眼的複製過程等同於學習的過程

以前看過一個搞笑類的網劇,其中有一個情節是這樣的:

當時有兩個學生正在參加以學習手段為比賽專案的綜藝節目,其中有一個環節是背書大賽。主持了分別給了兩個學生相同的一本書,並叮囑他們誰能在規定的時間內讀完並記住這本書的內容,誰就是獲勝者。

比賽開始,其中的一個學生在聽到哨聲響起的那刻立馬打開了書本,緊接著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的朗讀背誦;而另一個學生則不慌不忙,他先是對著旁邊的學生微微一笑,隨後將手中的書本隨手扔向天空,並立馬開啟了「寫輪眼」

看到這裡,我想關於這場比賽究竟誰勝誰敗,大家心裡一定已經有了答案。沒錯,就是那位開啟寫輪眼的學生。

雖然這只是一部搞笑的網劇,但是他在惡搞的同時也沒有背離寫輪眼操作時的本質——洞察和複製的過程其實就是學習的過程。

只不過,這種學習過程與開掛、作弊是同等性質的存在。也正因為如此,大蛇丸才會近乎瘋狂的追求宇智波的血脈,因為那可能是常人努力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高度。

意思就是說,要想把學到的知識深深地刻到骨子裡,就必須動用全身能夠動用的器官。這倒和孔子的學而思、思而學異曲同工。

而卡卡西在用寫輪眼複製他人忍術的時候,顯然已經達到了上述那句話中的三個基本要求。眼勤——用寫輪眼複製;手勤——重複對手的結印手勢;腦勤——琢磨對手下一步的動作以及心理狀態。

因此,卡卡西所複製的忍術,既然是自己通過學習的過程融會貫通並加以利用,又怎麼會突然忘記呢?畢竟那些忍術不是記錄在寫輪眼中,而是卡卡西自己的腦海裡、骨子裡。

寫輪眼本質上就是一種學習的輔助手段或是某種不可多得的工具。就比如,我們從ipad上看的名師教程,只要我們用心的去學習並思考,等身上沒有ipad的時候,我們就無法記起當時所學的知識了嗎?顯然不會。

二、淺談卡卡西複製忍術的施展條件以及程度

卡卡西的自身條件在火影劇情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正因為如此,他能夠複製並施展很多人的術法。但這其中也存在一些限制和弊端,也就是說並不完美。

1、複製且施展的條件和程度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