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拳願阿修羅》:欲望吞噬最強的戰士,天空中的繁星就此隕落

天空之城 2020/05/20 檢舉

在部落的時候,他是庫爾喀最強的戰士-哈魯,在來到都市的時候他的名字叫做河野春男,他是最強的戰士,同時也是一個被欲望所吞噬的人,天生有著戰士強大的感官,在來到都市的那一刻所有感官開始退化,拳願阿修羅是一部認真在格鬥的動漫,提到的不僅僅是熱血,還有對於戰場的分析,每一次戰鬥都是拼上性命,以自己的命為賭注了,來到都市之前的哈魯他的一切是狩獵,作為部落的最強戰士存在著,來到都市後的他,遊戲和玩耍成為了自己的頭等大事,他不想回到過去,他不想回到沒有遊戲,沒有零食的老家-喜馬拉雅,即便自己是庫爾喀最強的戰士。

從三個方面分析庫爾喀的最強戰士:哈魯

在喜馬拉雅的時候,哈魯是民族的自豪,他帶領著大家狩獵,生存,和其他的種族一樣,庫爾喀的族人也喜歡戰鬥,喜歡那種征服的感覺,仿佛山川都是自己的角鬥場,每一個野獸都是自己的敵人,不殺死敵人,自己就會被殺死,讓春男強大的原因有很多,我們從三個方面來看待他。

帝釋天:哈魯

戰士本能:哈魯天生就在這片土地生長著,喜馬拉雅的空氣是稀薄的,就算是如此也能夠奔跑,戰鬥,他天生有著神力,一直以來和野獸戰鬥的人就會成為野獸,哈魯不需要任何的武器,因為他自己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限制野獸的辦法就是讓野獸使用工具,在哈魯的身上,不僅僅有著戰士本能,更多的,是野獸的天性。

在哈魯變為春男戰鬥的時候,在戰鬥中已經失去了意識的他,明明就要被判定為輸掉比賽,但是就是這個時候,恰好激發了他的戰士本能,沒有了那種都市氣息,渾身散發出來的,是野獸的壓迫感,對於阿古穀清秋來說,在失去意識的春男散發出來的,是比之前還要恐怖的氣息,就算是春男沒有了哈魯的品性,但是在內心的深處,他依舊是哈魯,那個喜馬拉雅的最強戰士。

河野社長的逼迫:河野社長的逼迫也成為了一部的原因,春男在得到遊戲和這些飲食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在山裡生活,山裡什麼也沒有,沒有零食,沒有遊戲,沒有任何電子產品,有的就是陪他一起打獵的同伴,他不想回到山裡,在社長說出如果不贏了比賽就把他送回去,春男的暴怒就成為了一部分增強實力的原因。

在喜馬拉雅的時候,哈魯是庫爾喀的戰士,在這裡其實可以把他分為兩個部分,他是哈魯,也是春男,在喜馬拉雅的時候,他是哈魯,來到城市的時候,他叫春男,其實不是河野社長改變的名字,不止是表明,在他的內心,早已經被欲望所吞噬了,他本是庫爾喀族人的「明星」, 來到城市的過程可以叫做流星的飛翔,在城市改變的時候,就是繁星的隕落,他的一生有著三個階段。

內心受到的侵蝕:控制別人是難的,但是對於控制春男太簡單了,他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見過,用難聽的話來說,他就是一個沒有見過市面的土包子,所以來到城市之後才會覺得這一切都是新鮮的,他的身心年齡是不匹配的,初次來到城市的哈魯就開始暴飲暴食,時間長了之後,就變成了徹底的春男。

沒有人摧毀他,摧毀他的是自己的不自律,面對曾經的夥伴,面對自己的族人,在快要失敗的時候,他想到的不是回到家鄉,本以為受到了摧殘的他會想起來家人的力量而強大,其實都是因為不想回到那個荒蕪的山脈。

從現實上出發:哈魯的隕落之路

這裡我們從現實方面出發,哈魯是如何變為春男的,其實就是圍繞著欲望展開的,對於春男其實很好理解,比起來其他人的複雜,春男在接觸到現代生活之前其實就可以把他當做小孩子一般來對待,(值得一提的是對於哈魯過去的色彩描繪,每一個色彩都代表了他不同的心態,在過去的彩色生活中,他是大家的光明,他的故事有著是傳奇一般的經歷,但是在回歸到現實中,他變得和大家一樣了起來,終究變成了一個凡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