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寫給所有的熱心觀眾:為什麼輝夜第二季會遠超你的想像與期待

王宁 2020/05/08 檢舉

」人是為了被他人所愛,會扮演他人的理想;會隱瞞自己的不滿;會去欺騙他人的生物;因此戀愛中的人總是心懷恐懼。從滿是偽飾的自己,到充滿謊言的對方,在這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完全確信的空間裡,必定需要有誰將自己的心意化作言語才行,不然的話就無法向前邁進。即使這意味著敗北也在所不惜「——赤阪明,摘自原作漫畫

 「戀愛乃先喜歡上的一方就會成為輸家的戰鬥!!」。2019年一月,一部古靈精怪的青春戀愛喜劇在東西方動畫圈引起了可觀的轟動效應,那就是「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天才們的戀愛頭腦戰」。雖然戀愛輕喜劇早已是個令人耳熟能詳的王道題材,但是「輝夜」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不僅因為它向我們展示了一幅令我們時而捧腹大笑,時而扼腕歎息的另類青春畫卷;亦通過各種看似匪夷所思,但很多人能或多或少有所共鳴的人物互動向我們展示了戀愛的兩面性:在海誓山盟的背後是一場堵上自尊,為了爭奪交往主導權的拉鋸戰...

眼尖的觀眾可能發現官方把「天才們的戀愛頭腦戰"這一副標題給劃掉了

一年後,翹首以盼的觀眾迎來了第二季。眼尖的朋友可能會發現第二季的副標題「天才們的戀愛頭腦戰」被官方以醒目的方式被劃掉了。「肯定是製作方都覺得當天才陷入戀愛後變成傻瓜,’冰雕‘變成’沙雕‘,頭腦戰這個噱頭有點名不副實吧」,這無疑是一種合理的解答,畢竟漫畫作者也曾多次在作品中調侃「【戀愛頭腦戰】這塊招牌也該拆下去了」,「作品的根源被否定了」;但是結合動畫第二季即將改編的漫畫章節,我們亦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解讀:

就連原著作者赤阪也經常調侃自己作品有點」名不符實「,雖然這個梗本身也很有喜劇效果

 

「輝夜大小姐」並不「僅僅」是一部優秀的戀愛喜劇,它所表達的思想與理念將遠超於我們鑒於第一季而產生的想像與期待。在第二季接下來的一些劇情中,有些朋友很可能會問:這些情節真的該出現在校園戀愛輕喜劇中嗎?而我們接下來就將深入討論這些可能出現的疑惑,並以非劇透的方式來闡述第二季的看點。

在開始前請允許我先做一個小小的聲明:以下文字的目的並非嘗試去」神化「 原著作者赤阪以其」輝夜「這部作品,也不會脫離作品思想本身來嘗試過度解讀(眾人:你比赤阪還會講故事.jpg) ,所有的內容除了有認真參考作者訪談外,故事的思想也與後續章節有過仔細確認(當然這裡並不會透露具體內容),為了防止誤解對每一個用詞都非常謹慎,請放心閱讀。

 

看點一:這並不是關於兩個「傲嬌」的愛情長跑,而是一個詮釋「人格面具」的青春寓言

在會長陽光的一面下,又有多少人能窺見在面具下的陰霾

 

一個常見的對」輝夜「的誤解是:白銀和輝夜的戀情之所以陷入看似原地踏步的僵局,主要還是他們彼此的自尊心作怪,只要有兩個」傲嬌「中的一方使出臨門一腳,那麼告白的成功率毫無疑問是百分之百,而故事也將邁入可喜可賀的完美大結局。

雖然這個設想有一定道理,但是隨著故事的不斷深入,以及對劇中人物的心理有所瞭解後,相信我們會發現,答案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

「人如果不戴上假面就無法得到愛,如果不靠演技來掩蓋軟弱和醜陋就不會有人愛。真實的自己是絕對不會被他人所愛的」 ;這是赤阪借早阪之口所說的話(我們第二季會聽到這句話),而這個看似有些偏激的言論用在我們主人公身上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是的,問題的根本所在還是兩人源自內心的自卑與迷茫。才貌兼備,富可敵國的千金大小姐輝夜;有著過人學識,堪稱努力家的學生會長白銀;相互暗生情愫的二人本應是天作之合的一對,但是 他們卻害怕在摘下完美面具後,那個宛若醜小鴨(當然是他們自己的想法)般「真實」的自我還能否被對方所認可,所接受?對於在極端環境下成長的兩人,再加上青春期所特有的多愁善感,他們自然不敢邁出決定性的一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bilibili.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