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龍者終成惡龍!「敵我同源」的設定在動漫中有多吃香?

喝水大王 2020/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Hello!各位小夥伴大家好,今天和大家聊一聊「敵我同源」的相關內容——

「敵我同源」被廣泛應用到各種影視作品、遊戲中。為什麼創作者們如此積極將反派設定為主角們同源的對立面,辯證法的魅力,劇情的神轉折,主角團們必須實現自我超越的歷程,恐怕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當你最大的敵人是另一個自己,那麼劇情就會開始變得有趣起來了。

「敵我同源」的設定其實很早就一直存在,在早期的一些作品中,這樣的設定非常吃香。直到特攝劇《假面騎士》系列的出現,對「敵我同源」孜孜不倦又截然不同的巧妙運用,讓這一設定進一步發揚光大,並逐漸走進了各種經典的作品中。

光是數數近十年的動畫作品,《進擊的巨人》、《魔法少女小圓》、《東京食屍鬼》都是很典型的例子。主角和敵人使用同一種力量,宛如斬殺惡龍的勇士背上長出了惡龍的鱗片。

《惡魔人》是漫畫鬼才永井豪於1972年所創作的漫畫,講述了主角不動明與惡魔合體獲得「惡魔人」的力量之後,與惡魔戰鬥的故事。《惡魔人》的故事,放在今天來看也許已經有點過時,《惡魔人》的偉大之處,正在於它的開創性。

在那個只有「勇者鬥惡龍」故事的年代,獨具一格地寫出「惡龍鬥惡龍」的故事,這就是它留名青史的理由,這也是永井豪最厲害的地方。

雖然《惡魔人》才是「敵我同源」在ACGN界的開山立派之作,但《假面騎士》系列將其發揚光大。改造人的悲哀,是貫穿昭和時期《假面騎士》的主題。每一個昭和騎士,幾乎都是被大反派親手改造的。

在無需顧忌「子供向」的《真.假面騎士》中,石森章太郎老師更是讓假面騎士褪下了最後一層偽裝——只看外貌,騎士和怪人毫無區別。

這一類「敵我同源」作品可不止在昭和時期大行其道,往近了找同樣一抓一把。

紅極一時的《東京食屍鬼》就是這個路子,金木研的痛,歸根結底就是《unravel》中的一句歌詞:「我的體內,還有什麼存在?」

他想要回歸正常的生活,但他體內喰種的半身,他的喉嚨本能渴望,都讓這成了奢望。

屠龍者終成龍

《惡魔人》開啟了「敵我同源」的風潮,之後的許多作品也沿襲了《惡魔人》的主題「改造人的悲哀」,塑造了一個個在怪物與人類間徘徊的「混血」主角。

然而,「敵我同源」這一題材的魅力卻不止於此。在後世作者的創作中,又一種故事模式被發掘了出來,並逐漸形成套路。這就是第二類「敵我同源」的故事——屠龍者終成惡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