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博人傳的口碑是如何一下子就跌落到谷底的?漫畫版:我不背鍋,是動畫版惹的禍

編輯部王某 2020/09/06 檢舉 我要评论

火影忍者,作為曾經口碑榮譽中的「民工三大漫」,在完結之後也迎來了自己的續作:《博人傳》。然而,不知從何種因素或者說某個角度來看,博人傳從開篇以來就受到老火影迷的唾棄。劇情、人物、場面……等方方面面都會不知覺的跟鳴人傳來作對比,一旦比較了,差距就自然明瞭。是時代變了,還是火迷們的要求變高了,以致於博人在大家心中的認可度,可以說是幾乎沒有。失敗有失敗的原因,博人傳是如何開啟「坑爹」模式,浪費了火影忍者這麼大的一個IP呢?


勸退:主角性格塑造的失敗

孤兒,這應該是火影忍者劇情中,作為刻畫一個人物悲慘身世的主要手法。除去主角鳴人外,佐助、白、長門……很多進入到主線劇情中的配角人物有著和主角一樣的無父無母的身世背景。其中,佐助、長門正是自己的雙親被殺害而黑化,引發一系列的悲情事故。然而,博人傳中,博人的這種完美的家庭模式生活,不知道是曾經多少人的羡慕,多少人的憧憬,但在博人眼中,仿佛一切都顯得「理所應當」。

——是青春勵志,還是叛逆放肆?

「父母」,其實在鳴人傳中是一個很沉重的詞語。差不多直接是和「痛楚」有聯繫的詞語。

還記得那句響亮的口號嗎?——「我是要成為火影的男人」!或許最終目標是否才能夠成功並不是重點,重點的是一個人有著怎樣的信心或者心態能夠說出讓人捧腹大笑的語錄,但在實現夢想的道路上,是整個青春的付出,最後成為一段勵志的佳話。無論是在情感上,還是價值引導上,正能量十足的火影才成為了不可逾越的經典。然而,博人傳的開篇劇情,讓我們看到的是像個小混球的、調皮搗蛋的、目無尊長的叛逆放肆少年。

——是在模仿,沒有超越?

站在火影岩顏上的漩渦博人,「閃亮登場」!官二代的氣質拿捏的死死的。

「有其父必有其子」,兩部劇情,在開篇有著同樣的遭遇——大鬧火影岩顏。在調侃博人果然是親兒子的時候,難免也會有著「炒冷飯、蹭熱度」的嫌疑。或許作者是在用博人傳的開篇致敬鳴人傳的開篇,然而同樣是惡作劇的手段,鳴人為什麼顯得那麼理智、那麼堅強、那麼孤獨,博人就顯得那麼傲嬌、那麼自大呢?既想延續鳴人的傳統,但卻又加入博人的個性,然後得出來的現狀就是顯得比較尷尬……要麼就模仿得像一點,要麼就不模仿,搞純原創,結果模仿一半又加一半原創,這是為了節約時間成本嗎?


其實,真的想要刻畫好博人傳的劇情,並非一定要借助鳴人的開篇,也可以借助類似像少年波風水門、少年卡卡西等一樣的起步劇情(回憶劇情中,少年水門、少年卡卡西沒有具體的幼年成長過程,進入主線劇情中時,已經是可以在忍者學院畢業的合格忍者),直接設定為博人已經是一名優秀的下忍為開篇,曾經的成長、叛逆下放到回憶劇情中。

眾怒:劇情的拖遝和扯淡

雖然故事博人開篇的前幾秒內容,是處於木葉被摧毀的時期,博人獨當一面拯救木葉的未來,這種倒敘手法一般是出現在劇場版中,但這個倒敘倒得有點太靠前了,再倒得前一點就是鳴人疾風傳了。

開篇的劇情[高·潮]與後面的拖遝劇情相比,確實有點「賣家秀」與「買家秀」的味道

【拖遝】——長篇大作就有的經典「手法」

硬要怪罪的話,火影確實是開了一個很不好的頭,這也是很多火迷反感的地方。劇情到了關鍵的地方,下一集一般情況下,不是回憶,就是加入原創的搞笑劇情。回憶還好,可以知道很多細節劇情上的往事,因為火影劇情中,很多回憶劇情還是很好看的,比如卡卡西暗部傳、鼬暗部傳之內的;原創搞笑也可以當做是適當放鬆,比如卡卡西真面具的輕鬆劇情(摘口罩)、機械九尾的劇情……,但往往就怕的是 「水劇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