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神作預定?殘忍的世界與不迎合大眾的真實,造就不堪入目的美麗

喝水大王 2020/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哈嘍,大家好~今天來聊一聊《進擊的巨人》——

作為一部「隱喻系」的日漫大作,《進擊的巨人》從一登場就給大家帶來了無數的驚豔與深思,從第一季的全篇爆燃到第二季的內鬼風雲,再到第三季王政篇開始揭露整個故事的基調及《瑪麗亞奪回之牆》,「震撼」兩個字幾乎成了我們對於這部作品最好的形容。

高口碑讓這部作品毫無懸念地成為了近些年裡公認的「神作」,而這次我們所要聊的主題內容便是它為何能被封神的理由與原因。

《進擊的巨人》基調沉重,從故事的開端,巨人饕餮致使艾倫母親便當,到如今艾倫發動地鳴,釋放牆內超大型巨人踏平島外世界……諫山創無不傷害著每一個讀者,他促使主線人物相繼便當,譬如埃爾文團長,薩沙,甚至是兵長利威爾也身負重傷,沒有人知道下一個是誰。

隨著最新劇情的發展,艾倫利用「進擊的巨人」看到了未來世界的走向,他不可避免地成為了世界公敵,手下的超大型巨人已經著陸馬萊大陸,島外人類就很無辜了,城市滿目瘡痍,曾經的戰友與自己立場對立,甚至是愛爾敏與三笠也難以在羈絆中抉擇。

不迎合大眾的真實

《巨人》在各大動漫官網都標籤上的「熱血」主題。但是,不同於《海賊王》的輕鬆幽默、《鬼滅之刃》的升級打怪,《巨人》散發著赤裸裸的現實主義,不會給予讀者浪漫的幻想,每一個角色都會有[G·G]的可能,利威爾的同期戰友、埃爾文團長、新兵團…上一秒的歡聚也會在下一刻的戰鬥中消散。

真實世界充斥著人性的醜陋與光輝,兩者的分量在不同立場中搖擺。《巨人》善於通過小人物的故事與立場來以小見大,即使是小如艾倫的母親,在最後也會呐喊出想把孩子留在身邊的私欲。

調查兵團的每一次牆外調查都會死傷難料,毫無收穫的兵團回到牆內後,面對著逝者家屬的追問與期望,兵團內的每一個人都被現實的殘酷壓得難以喘息。

網友對巨人的結局預期愈發沉重,從最初的艾倫升級打怪,巨人最終消失,到如今的艾倫毀滅世界,世人共同阻止巨人…讀者不能再以單純的正義與邪惡來劃分巨人中的每一個人物,每一個人的立場決定了每一個人的動向,《巨人》走的不會是魯路修式的結局,讀者也難以預期艾倫最後的審判。

不堪入目的美麗

「我要傷害我的讀者。」諫山創如是道。諫山創的「狠」不止是用於美好事物的破滅,還有真實醜陋的凸顯。在漫畫131話中,艾倫對著眼前被自己救下的外國小孩懺悔,為他們感到愧疚,為自己真實的內心——不希望島外存在人類——感到無比醜陋。每個讀者都見證了艾倫的內心獨白,被迫接受著註定的未來。

諫山創表示,《巨人》的結局不一定美好,但會讓讀者們盡可能地接受故事的結局。我相信,大部分熱愛《巨人》的讀者會理解巨人世界的精神,《巨人》是一部讓人心碎的作品,時而不堪入目,卻又散發著殘忍的美麗

當然是主觀創造的作品那麼就一定會存在瑕疵,《進擊的巨人》自然也不會例外,可在印象裡,它卻始終是最好的,而且我還相信在2020年的下半年的馬萊篇諫山創會通過《巨人》告訴我們什麼是自由,再套用一句lex 的話來做個結尾,只要諫山能畫完,《進擊的巨人》必將名垂動漫的青史!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