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消失的片段,炭治郎成為傳說戰士,柱級最強

 

有梗、有趣且深度的硬核動漫資訊,盡在→@半頁童話,帶你游走于次元之间,寻找梦之所在!

 

#鬼滅之刃#

劇場版《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可以說是去年電影界最熱門的話題作品。通過對原作漫畫進行改編,「鬼滅之刃」這個詞已經成為一種巨大的社會現象。在《無限列車篇》中備受矚目的鬼殺隊·炎柱的煉獄杏壽郎,是原作中首屈一指的人氣角色。另外,原作《無限列車篇》本身評價就很高,在日本,電影上映3天的票房記錄也被刷新,還創造了最快突破100億日元的記錄等,並且超越了日本的傳奇著作《千與千尋》的票房。

電影的特大級的賣座自不必說,那麼,我們要思考下,為什麼《鬼滅之刃》會成為那麼受支援的作品呢?為什麼我們國產動漫這麼難產,至今也沒有如此現象級的作品呢?這次我想再一次介紹一下原作動畫及其不可估量的魅力,同時給大家帶來日本本地對於續集創作的線索。

以大正時代為背景的「現實主義」

吾巔呼世晴原作《鬼滅之刃》於2016年在《週刊少年jump》(集英社)雜誌上開始連載。大正時代的日本充滿了鬼怪傳說,這裡的主人公是灶門炭治郎,除了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外,全家都被鬼所殺,為了讓妹妹重新變回人類,他四處奔走,其經歷充滿震撼力,親情友情愛情各種交織,達成神作。

支撐本作魅力的根基之一,是「大正時代」這個時代設定。為了傳達那個時代而展示的生活方式(居住環境、服裝等)實際上是非常縝密的,從第1話開始漂浮在寒冷的山間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設定決定了作品的世界觀。當然,世界觀在作品中永遠不會塌陷,讓你覺得「這個時代可能真的存在於日本」,也就是所謂的現實主義,同時加上與「惡魔」打交道的虛構或幻想,讓作品更加強大。毫不誇張地說,作者已經把這個時代具象化,讓我們深入其中,認為鬼真的存在。

少年漫畫的正統派主人公「灶門炭治郎」

如前所述,本作品以家人被鬼殺死的炭治郎的視角展開故事。換言之,炭治郎的視角=讀者的視角,同時讀者自己也見證了炭治郎的成長。這樣的炭治郎,其性格溫柔直率,就連本應該是敵對勢力的鬼,他也能抱有同情和憐憫之心。此外,經常會不遺餘力地「變得更強大」而繪製出讓自己感到有些尷尬的場景,這是一個特徵。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像他這樣耿直又直接的角色了,作為少年漫畫的王道主人公,誰都容易產生共鳴吧。更進一步說,「想變得強大」=「脆弱的自己」,這樣的「脆弱」可能會激發很多人的母性本能。

變成惡魔的妹妹,堅定地保護著哥哥

貫穿整個故事,他的妹妹禰豆子也是炭治郎的行動目標。在第一集中,他在惡魔的襲擊中倖存下來,但他變成了一個暴露在陽光下就會消失的惡魔。另一方面,在最後一刻保持自我並成為「不吃人的惡魔」來保護炭治郎,看似簡單,實際上非常難,這也是本作的重要看點。雖說妹妹變成了鬼,但對失去家人的炭治郎來說,妹妹仍然是心靈的依靠,這一點沒有改變,在冷酷無情的作品中流淌的「兄妹愛」的溫情讓讀者動容。

另外,白天為了躲避陽光,禰豆子在哥哥炭治郎背上的木匣裡睡覺,但在戰鬥中,她能立刻蘇醒過來,穿著和服戰鬥的身姿實在是威風凜凜。竹刀、髮夾、粉紅眼睛、和服等精准的人物設計也十分搶眼。

支持灶門兄妹的夥伴「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

從故事一開始登場,和炭治郎一起作為鬼殺隊的一員前往捉鬼的是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2人。他們擁有不亞于炭治郎的人氣,當然在《無限列車篇》中也有非常活躍的場面。他們的魅力在於哪呢?首先是過於濃厚的角色設定吧。例如,善逸雖然是劍士,卻極端膽小,在敵人的地盤上總是發出慘叫。但當他暈倒的時候,體內另一個自己便會覺醒,作為「雷的呼吸」的使用者,在「無限列車篇」中也完成了閃光的場面。

另外,戴著野豬面具的伊之助(素顏是中性的帥哥),就是在動畫片中使用豬突猛進類型的角色。當伊之助毫無顧忌地在周圍流下大顆眼淚的時候,恐怕讀者、觀眾、觀眾的心中都懷有同樣的感情。通過與伊之助的感情聯繫,他也成為了讀者們的「代言人」。

宿敵·鬼舞辻淒慘作為反派角色的「壓倒性的領袖魅力」

作為本作品中獨一無二的宿敵,鬼的始祖的鬼舞辻淒慘。他「還是人」的時候,故事可以追溯到平安時代,因為體弱多病,他有一段變成鬼的過去。話雖如此,鬼化後的鬼舞辻淒慘到最後都是不值得同情,特別是在故事主線上的冷靜沉著和壓倒性的強勢是絕無僅有的。他是絕對的支配者,她的隨從——上弦十二鬼月、下弦十二鬼月是純粹的惡,不知為何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此外,不管男女的性別,鬼舞辻淒慘的容貌總是不斷變化,不過,原作最終章的無限城決戰時,他白髮蒼蒼、目光銳利,身體上長出了幾根鞭子般的觸手還是很可怕的,另外還有全身長滿尖牙的嘴,甚至……變成了沒有保留初登場時的原型的異形怪物。從角色設計來看,我甚至覺得吾巔呼世晴可能借鑒了《寄生獸》的角色設計。

擁有個性的鬼殺隊的「柱子」們

「柱級」在捕鬼組織·鬼殺隊中是最強的劍士,炭治郎的目標就是十位「柱子」。原作動漫都「那田蜘蛛山篇」結束後,前面提到的煉獄杏壽郎柱子(炎)也包括在內,冨岡義勇水柱),胡蝶忍(蟲柱),宇髄天元(音柱),甘露寺蜜璃(戀柱),透過無一郎(霞柱),慘叫聲嶼行冥(岩石柱)、伊黑色小芭內柱(蛇),不死川實彌(風柱)全體出場。他們都是最強的劍士,實力不言而喻。各自的特色在故事的展開中既壯烈也搞笑,這也是本作的一大魅力。

炎柱·火之呼吸,煉獄杏壽郎的「熱血潮」

「無限列車篇」中「另一個主人公」煉獄,在本作品中人氣爆棚。他幼年時期與父親的煉獄槙壽郎、弟弟千壽郎的故事,對於瞭解現在的煉獄這個角色也有重要的地位。特別是母親瑠火的存在對於煉獄來說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在「無限列車篇」的最後也被點出。他以強大的力量為傲,即使有人教唆他變成鬼,他也堅決拒絕,這正是作為炭治郎的導師所應有的姿態。要注意的是,所有關於煉獄的描寫都離不開眼睛。

不分敵我,認真挖掘的「角色背景」

本作與其他作品劃清界限的理由之一,就是細緻地描寫各角色的背景,並進行深挖。其中臨死前看到的走馬燈一樣的場景實在是夢幻。這種場景是一個悲劇,同時也是充滿愛的瞬間。即使是對讀者來說很痛苦、很難過的場面,也能將成長經歷和一路走來的足跡仔細地描繪出來,對那個角色來說,伴隨著靈魂昇華的「救贖」,讓人忍不住產生這樣的感覺。

另外,不僅是主人公方面,就連反派角色鬼方面也不分彼此地進行挖掘,給予感情代入的餘地。也就是說,不論敵我關係,在作品中登場的角色都有深挖的背景,這也擴大了作品的世界觀。

不知道誰能最終活下來

如上所述,作品中出現的角色越個性化,接受者就越容易與該角色產生共鳴,而且越強越有魅力。這部作品的戰鬥勝負往往在毫釐之間,正因為如此鹿死誰手總是讓人猝不及防,不得而知。更毫不留情的是,本作品對人體損毀的描寫也很多,即使是人氣角色也會淒慘地死去……。在本作中,男女之間力量沒有差別,強者如果在戰鬥中戰敗,同樣會平等地死亡,這一點也是將緊張感提高到極限的主要原因。

緊張中又蘊含著「喜劇場面」

無情的故事展開讓人胃口大開,另一方面,隨處可見的喜劇場面也讓人不經意間放鬆下來。把握好緩急的場面轉換實在是絕妙,節奏控制的非常好。

從嚴肅場景和喜劇場景的均衡安排可以看出,這部作品也是一部通過經過精心設計的構圖而熠熠生輝的作品。特別引人注目的是,這部作品的主要人物幾乎都處於早期階段。炭治郎、善逸、伊之助在初期就相遇了,十人的柱也早早登場,之後到[高·潮]為止都沒有新的重要角色出現,也沒有戰鬥漫畫中常見的「敵人變成朋友」的情況。它的優點是不會無謂地擴展故事情節,而是聚焦主線發展故事,即使是第一次接觸作品的人也容易理解。

在掀起社會浪潮的過程中迎來完結

原本就有一定人氣的劍戟和捉鬼等要素組合在一起的本作,從一開始就獲得了少年週刊的支持。話雖如此,它真正加速人氣上升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高質量的動畫化。實際上,以動畫播放為契機,單行本的發行量呈現出直線上升的態勢,這在社交網路上成為熱門話題,推動了單行本的大賣。

本作在最終章附近掀起了一股熱潮,[高·潮]部分的慘勝在讀者之間引起了強烈的討論,「是就此完結,還是進入新章」。也許有人認為不可能掀起這麼大的熱潮就結束,但從結果上看,本作品在掀起社會現象的[高·潮]中堂堂正正地完結。那麼它是否會有第二部呢?是否會有續集呢?日本網友已經做了我們想做而無法做的事情,在疫情期間已經多次向作者示意,強烈要求出續集,或許續集就像《博人傳》那樣,來個新時代的鬼故事吧。

文能撰同人,武可定乾坤,窮盡二次元,唯我動漫魂!我是Eliauk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