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同人:人渣獪嶽的另一種結局,過去被斬斷,眾人為他流淚

Eliauk 2020/12/10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當善逸一轉攻勢,使出“雷之呼吸·七之型·火雷神”的那一刻,刀刃所斬斷的,卻不是獪嶽的首級…… )

      在善逸的刀劃過自己脖子的那一刻,獪嶽最初感到的是恐懼和憤怒……然而,也就是那一瞬間,他卻也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寧靜……時間似乎靜止了,而自己滿腔的怨恨和怒火似乎在這一刻全部消失了。

    “是過去的我被斬斷了嗎?”

      是啊,回想過去的自己,為保命而將鬼引進寺廟,因嫉妒而欺負善逸,為活命而喝下鬼之血變成了現在這般醜惡的模樣,還導致師傅為此切腹謝罪……那些卑劣的行徑,如今看來連自己都覺得噁心。

    “我到底是怎麼才會變成這副醜陋的樣子的呢?從小便沒有了爸爸媽媽,只能靠偷東西和喝泥水活下來的我,一直在那條街上被人厭棄著……”

    “等等,街?街……”

      此刻,許多陌生的記憶出現在了獪嶽的腦海裡:寧靜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了急促的摩擦聲,隨後又是一陣嘈雜的…碰撞聲?……

   “這是我的記憶嗎?”獪嶽疑惑著……

      然而,他忽然醒悟了什麼。看著眼前靜止的善逸,獪嶽笑了。

      是的,他明白了,他終於記起來自己到底是誰了……

    (時間開始恢復流動了)

     此時,拼盡全力使出了“七之型·火雷神”的善逸,轉過頭才看到,獪嶽的首級竟仍然完好無損!而自己的四肢卻已經完全無力了,別說是再發出一次斬擊,就算是想好好握緊刀都做不到了……

      在空中失去了平衡的善逸,和獪岳一同在緩緩地下墜著。

   “對不起,爺爺……我太沒用了,我沒能給您報仇,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

   “接下來,我就要被獪嶽殺死了吧?……好 吧,爺爺,我來陪您了……”

     悲哀而無奈的善逸最終選擇放棄了思考,意識也逐漸地因為身體虛脫而朦朧了起來。

    然而,就在朦朧之間,善逸從微弱的目光之中,卻看到了獪嶽正朝自己撲來……

   “?!”猛然間恢復了意識的善逸驚訝地發現,獪嶽並沒有選擇殺死自己,反倒緊緊地擁抱住了自己,並倚靠在了自己的下方。再這麼下去,獪嶽一定會比自己先落地的。

   “獪嶽……你在做什麼啊,獪嶽?”善逸大聲地質問獪嶽。

      可獪嶽卻並沒有回應,只是在低聲嘶吼之後,大聲地吼了出來。

   “呃啊啊啊啊啊——”

      就在獪嶽抱住善逸大吼的同時,二人重重地落地了。由於巨大的慣性,二人在落地之後又回彈了兩下。

      在三聲沉重的“砰”聲之後,善逸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居然趴在獪嶽身上。

      等到起身時,善逸才發現,仰面躺在自己身下的獪嶽渾身是血……

      原來在落地時,獪嶽緊緊地護住了自己,硬是將身體作為墊子擋在了自己身下……自己雖然沒有受傷,但獪嶽卻因為落地時的巨大衝擊力,全身多處產生了巨大的傷口,而內臟大概也全都破損了吧……

      這一刻,善逸的眼眶濕了。

      眼前的這個人,是自己的師兄嗎?……

     就在此時,獪嶽無力地將善逸推開到了一旁。隨後,渾身受傷的獪嶽顫抖著,艱難地掙扎著試圖站起來,卻因為體力不支而又跪倒在了原地,血也因此流了一地。但是,獪嶽卻喘息著,笑道:“什麼啊……我接的還是挺准的嘛……”

       已經熱淚盈眶的善逸已經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傷了,哭泣著支支吾吾地說道:“師兄……”

    “你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了,善逸?”

    “因為……因為……”善逸難過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聽到善逸的話時,獪嶽又笑了。隨後,他再一次試著想要站起來——不過這次,他成功了。起身的同時,耳邊莫名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歌聲……雖然很疑惑,但獪嶽已經並不想去管了。

   “我可是原本的新任鬼殺隊雷柱——獪嶽啊!這種小傷不要緊的……”

   “怎麼會,你竟然為了我這種人……” 看著眼前獪嶽的背影,善逸崩潰了。

  “保護後輩是我的工作啊……”

   “可是……”

   “夠了,你趕緊走吧!你的夥伴……在等著你啊!”

      獪嶽艱難地朝著眼前的那扇門走去,試圖通過那扇門進入無限城的走廊。

      現在的獪嶽,每走一步都十分痛苦……在朝門走去的同時,獪嶽回憶起了自己在鬼殺隊時,與霞柱·時透無一郎的交情。

      雖然那時的自己因驕傲自滿刻意裝出了一副強者的樣子,但卻因為連作為雷之呼吸基礎的“一之型·霹靂一閃”都不會用,而不斷地被同僚的劍士們嘲笑著。回想起來,那時也只有對任何事都無所謂的無一郎沒有嫌棄過自己了。儘管無一郎對自己想要和他交好一事也完全沒有興趣,但自己也還是在心底將其視作了朋友。在自己心中,無一郎便是那種有著“無敵是多麼寂寞”感覺的強者,雖然實力強大,卻沒有任何追求,也沒有任何煩惱。大概這樣的人才是自己心目中最初嚮往著的、想要成為的樣子吧?聽說無一郎最近還開啟了斑紋,單殺了上弦之伍·玉壺。果然,無一郎的“無”,應該就是“無敵”的“無”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