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所有猜測!最為合理的「禦田」身份分析

Eliauk 2021/03/21 檢舉 我要評論
 

有梗、有趣且深度的硬核動漫資訊,盡在→@半頁童話,帶你游走于次元之间,寻找梦之所在!

 

從1007情報爆出禦田重現,到現在也有一段時間了,這期間樓主也算看過了不同海米的各種猜測,也經過了自己的一些思考和總結,一些觀點和猜測基本已經成型。現在,就讓我來給這場空前的大討論畫上一個句號吧!

首先聲明一點,我的猜測僅僅是從讀者的角度進行的合理性猜測,不一定是wt最終會給出的答案。因為已經有不少次關於劇情的猜測,明明在我們讀者看來有更加合理的劇情安排,但wt還是給出了不同的答案。受限於讀者和作者思考方式的不同,這一點是無法避免的,因為讀者認為合理的東西不一定是作者想表達的東西。但對於wt這種級別的漫畫家,他能保證自己安排的劇情絕對能從某個方面解釋的通。

然後進入正題。首先,和我上個帖子一樣,我們先來描述和總結一下1007的「禦田」,看看他比較符合真禦田哪個時期的特徵。其實這個步驟主要會用到兩個細節,一個是1007「禦田」是有鬍子的,一個是禦田說的話「想死你們了」,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意味。

根據漫畫內容,禦田直到回國1年後仍然沒有這樣的鬍子,

回國1年後 :

跳裸舞期間 :

回國5年後:

所以可以肯定1007話「禦田」的年齡至少是35歲(禦田34歲回國),這一點是從細節進行考證得到的,並非猜測,而是事實,請大家一定注意這一點。

這一點說明,如果禦田是穿越而來,且穿越中間沒有耗時,立刻就到達了穿越後的時間點,那他只有可能是在回國至少一年後(最有可能是第五年)進行穿越的,那麼以此推斷當時他穿越的方式只有通過時夫人的時間果實,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但這種情況我在上一個帖子分析過了,存在的問題太多,有很多很難解釋的問題。而且回國期間禦田一直和九俠在一起,真要說思念也應該說「你們有沒有想我」這種。所以我覺得從合理性的角度考慮,禦田穿越的合理性太低。

那麼現在只剩下一種可能性,禦田是他人假扮的,而我的觀點就是目前支持率還算比較高的其中一種猜測:牛鬼丸+日和。下面我從動機,劇情和人物塑造等各個角度來談談這種猜測的合理性。

首先,牛鬼丸+日和的猜測最無法讓人認同的一點是:這樣做的動機是什麼?而導致很多人對這種猜測嗤之以鼻的原因是,很多持此觀點者把動機解釋為「鼓舞士氣」類似的內容。我同樣認為這種動機是完全不合理的,一來,九俠和武士們登島後第一件事就是鑿沉來時的船隻,他們早就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不成功便成仁,這樣堅定的信念何須別人來鼓勵?不如說目前我軍面臨的種種危機和困境正在九俠和武士們的預料之內,因為他們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破釜沉舟 :

捨棄生命的決心:

二來,從1007的內容可以看出,九俠並沒有因為被凱多擊敗而氣餒或者出現任何動搖,他們醒來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去繼續參戰,所以安排一個鼓舞士氣的情節完全沒有任何必要。

三來,海賊王裡面為數不多的幾次別人鼓勵戰敗者的劇情都是因為,有明確的劇情表示戰敗者的內心出現了動搖(剛出海鷹眼鼓勵索隆,頂上後甚平鼓勵魯夫),或者身體到達了極限(司法島烏索普鼓勵魯夫),而目前九俠沒有出現上述的任何一種狀況(九俠現在信念堅定且經過療傷可以再次參戰)。綜上所述所以「鼓舞士氣」這個動機合理性較低。

既然並非為了鼓舞士氣,那牛鬼丸變成禦田意義何在?我的答案是,為了以禦田的號召力讓之前迫於形勢投靠凱多的武士重新回歸我方,從根本上改變目前敵強我弱、敵我兵力差距懸殊的戰況。

那我們來看一看,這個策略,或者說這個劇情有沒有合理性。首先,Wt在漫畫裡面借不同勢力不同角色之口不止一次提到了敵我兵力的差距,還有目前的戰況。雖然在我們讀者看來這場戰爭的勝負主要取決於超新星VS雙皇的戰果,但從作者的角度他不可能只畫重要角色的戰鬥,對於平民和小兵的描繪wt一直沒有完全省略過。而就目前戰況而言,雖然因為奎因的「友軍」操作以及小玉的果實,已經有不少敵軍反叛,而且從戰損比來看我方竟然能奇跡般地和數量十倍於我的敵軍保持一致,但是一來目前反叛的都是原本就屬於凱多的手下,並非武士;二來隨著喬巴研製出抗體,冰鬼那不分敵我的擴散感染也到此為止,之後敵強我弱的基本戰局還是沒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變。所以如果要取得戰爭的優勢,必須有一個劇情讓敵我的人數差距縮小,總不能讓奎因再放一次冰鬼號病毒,讓喬巴再研製一次抗體吧?但是,之前投靠凱多的武士+忍者可是有一萬之眾,再加上wt一直強調的武士的強大戰鬥力,如果這些人能成為我方的戰力,那情況就會有根本性的改變,稱之為扭轉戰局也毫不誇張。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也是我今天才剛想到,但重要性絲毫不弱於前述原因的一點:wt心中武士的形象當然是正面的,那他怎麼可能把武士安排成叛變君主、貪生怕死的形象呢?之前武士們歸順凱多那是迫不得已,當時桃之助被凱多抓住,眼看就要被處死,光月的統治眼看是沒有任何希望了,凱多又以武士們的性命作為要脅,不歸順下場便如大蛇,死路一條,再加上率先發聲的那兩個頭領本來就是牆頭草的反面角色,武士們都沒來得及思考太多就被這個兩個人給代表了,所以武士們只能被迫加入凱多。而如果一直到戰爭結束這些武士還是反面形象,是主角方的敵人,那這與wt希望傳達給讀者的武士的形象和精神是完全不符的。現在如果有一個劇情,給之前那些不得已投靠凱多的武士一個重新做人、為君主效死的機會,他們怎會不棄暗投明?武士們的形象也能保持一概以來的正面和光輝。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樣的劇情非但合理,而且必要!

然後我們再從人設的角度來考慮。牛鬼丸可以變成禦田,但關於禦田和九俠的過去他是不清楚的。所以我猜測讓牛鬼丸變成禦田這整個的計策都是日和的主意,之前的陰影也正是她。日和是和之國的公主,是禦田的女兒,但如此重要的身份設定,目前卻並未展現出與重要度之相匹配的劇情。可以說,從全面開戰到現在,日和還沒有發揮出劇情上一絲一毫的作用,這與她重要的身份太不相符了。而如果把扭轉整個戰局的任務和劇情交給她,她的重要作用也能配得上她的身份。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樣一來日和是否會搶桃之助的劇情?但我認為桃之助此後還有更重要的劇情安排給他,並且我大膽猜測,很有可能在之後凱多被打敗,失去對鬼島的控制,鬼島即將墜落到花之都之際,正是桃之助用他的能力托住了鬼島並進行轉移,拯救了全體花之都民眾的性命。這個劇情的重要性,比之日和的扭轉戰局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的論述我自認為已經非常具有合理性了,但還有一個小細節我這個觀點無法解釋,那就是,根據河松的言語,在九俠昏迷期間他曾經看到了一個他無法相信會出現的人,但如果這個人是牛鬼丸假冒的禦田,那和日和加起來,曾經在屋子裡的人就是11個人了,與保皇看到的人數不符。而如果這個人是日和,那為何河松會覺得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呢?以日和的性格,和河松對她的瞭解,日和能在多年前偷偷離開河松,那她偷偷過來應該不至於讓何松如此驚訝。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之前何松迷迷糊糊看到的人,其實是日和化妝而成的時夫人!而日和之所以這麼做,目的在於增加假禦田的可行度,同時欺騙所有人說,我是和禦田一起穿越而來的,這樣就給了所有人一個禦田出現的解釋。

說了這麼多,接下來該說一說我對後續劇情走向的預測了,同時也是對我以上分析的總結:

在九俠昏迷期間,日和假扮成時夫人來給他們療傷,被迷迷糊糊的河松看到,同時也被保皇監視到,而此時牛鬼丸正以狐狸形態躲在屋外某個地方。九俠醒來,正準備出去參戰,突然遇到牛鬼丸變成的「禦田」推門而入,九俠大驚失色。後面日和進屋解釋一切,但想實現這個計畫還缺一環:讓戰場所有人注意到這裡,把「禦田」出現這個資訊傳達給整個戰場的方法。而這個重要的一環自然是保皇,只有保皇有能力將她看到的資訊傳達給整個戰場。關於這裡我有兩個猜測,第一是日和故意讓保皇看到她假扮的「時夫人」和牛鬼丸變成的「禦田」出現,讓她自己在向敵軍通報期間把消息傳達給整個戰場;第二是香吉士趕來,利用他的見聞色發現了暗處監視的保皇,將其擒獲,並迫使其為我方傳達這一消息。

「禦田」和「時夫人」穿越而來的消息隨著保皇震驚的話語傳遍整個戰場,而隨著「禦田」或者「時夫人」(大概率是日和,她應該有這個演講能力)的號召,此前投靠凱多的武士紛紛棄暗投明回歸我方,戰局發生根本性逆轉。

另外再做一個小小的猜測,牛鬼丸之所以能變禦田可能與日和有關,她身上有禦田的血統因數。也就是說,這一話出現的血統因數相關內容,明面上可能是在暗示桃之助的潛力,為他之後的發揮做鋪墊,而暗裡可能也在暗示,牛鬼丸之所以能變成禦田和禦田的血統因數有關。

好了這些就是我關於1007話的全部觀點,歡迎各位在評論區發表你們自己的看法!

文能撰同人,武可定乾坤,窮盡二次元,唯我動漫魂!我是Eliauk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