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柱中義勇,鬼中童磨」中的義勇到底是個什麼梗?

Eliauk 2021/03/24 檢舉 我要評論
 

有梗、有趣且深度的硬核動漫資訊,盡在→@半頁童話,帶你游走于次元之间,寻找梦之所在!

 

《鬼滅之刃》鬼舞辻無慘的故事依然結束,新的篇章很可能即將到來。但是,與之對抗的鬼殺隊也付出巨大的代價,最初的九柱,走到最後只有風柱不死川和水柱富岡義勇活了下來!炭治郎第一次面對九柱的事情仿佛才剛剛過去,那些強大而又善良的生命卻突然已經離我們遠去!說起九柱,我們會發現水柱富岡義勇絕對是一個另類,很少參加柱眾會議,要麼就是早退,說出來的話也是讓其他柱相當的不爽,但是他自己卻感覺良好!那麼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這一切都要從富岡義勇的身上尋找答案!

柱中義勇,鬼中童磨

泛指身處集體之中人際關係極差,而本人毫不知情,甚至自我感覺良好!

這是鬼滅小夥伴們中間流傳的一句話,我們來看看他們到底是多麼的與眾不同吧!

①鬼中童磨

「大家都好冷淡哦!」身為教主的上弦之貳童磨,也是上弦六鬼當中最為特立獨行的了。他也是相當的不受其他上弦鬼的待見,尤其是上弦之三更是看見他就來火!當然,我們的童磨完全沒有自覺,甚至認為自己是活躍氣氛的好手,更是其他鬼的好夥伴!不過,造成他這樣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天生沒有情感,也不能全怪他!

②柱中義勇

而水柱富岡義勇的情況雖然結果和童磨有些類似,但是原因卻是完全不同,甚至是要複雜很多,先來看看其他柱對他的看法和他的自我感覺吧!

蟲蛀蝴蝶:「你要是真這麼做的話,會被大家討厭的哦!」蝴蝶忍和義勇一起參與的蜘蛛山的任務中,因為禰豆子而起了爭執。蝴蝶忍說出上面的話的時候,其實已經表露得很明顯了,那就是自己也是大家一員!風柱不死川:「不爽啊……你以前也說過同樣的話吧富岡,看不起我們嗎?」關係最不好的,就是風柱不死川和義勇了。兩人不止一次火藥味很濃,而且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義勇還以為靠點萩餅就可以改善兩人之間的關係。

蛇柱小芭內:什麼叫與你無關?你有沒有身為柱的自覺,還算怎麼?打算自顧自地先練起來嗎?也不參加會議!小芭內也是一個畢竟溫柔的人了,但是他和義勇的關係,從第一次禰豆子的柱眾審判就可以看得出,兩人還差一點動起手來了。後面好像也沒有太大的改善,不過這些義勇都是沒有感受到的吧。其他柱:其他人倒是沒有和義勇有明顯的語言或者肢體上的衝突,但是也可以在柱眾合議戰隊中可以看出來,就只有義勇一個人孤獨的站著。可能戀柱對他沒有討厭吧,霞柱不好說腹黑得很。他自己:我才沒有被討厭!

小結:很明顯了,除了戀柱對他沒啥意見之外,其他柱多多少少對他不感冒,甚至言語和肢體衝突的不在少數。可惜他自己完全感覺良好,也是讓人各種措手不及啊!

獨自一人往後背過身去的義勇

義勇先生,肯定覺得自己死掉了更好吧。我痛切地明白,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的人,比自己先死去,而且還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死,這種痛楚痛心剜骨。

一個人的言語和行為都是過往經歷的總結,而富岡義勇的經歷充滿了悲傷!

鬼殺隊之前的義勇:從小就失去了雙親的義勇,與姐姐富岡蔦子相依為命,日子艱難卻還算有人相依相靠。然而,當姐姐結婚的時候,卻遭遇了惡鬼的襲擊。義勇被姐姐藏了起來才躲過了一劫。然而,義勇也因此失去了包括姐姐在內的所有親人。

義勇和錆兔:早已封閉內心的義勇,在師傅鱗瀧左近次門下,遇到了年紀相仿的錆兔。錆兔的善良和正義深深的感染了義勇,封閉的心門再一次打開。兩人成為了最好的夥伴。然而,在鬼殺隊的最終選拔中,義勇受傷被錆兔所救。那年的選別只有錆兔一人死亡,他將那座山中的鬼幾乎全部打倒了,除了錆兔以外的所有人都通過了選別!再一次失去了重要的人,而且又是被重要的人所保護。對義勇來說這樣的傷害是巨大的。

小結:對於富岡義勇來說,過去的經歷很是快樂,但是結果太過悲傷。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後,他選擇了幾乎自閉的生活方式,獨自一人面對一切,他那無彩的眼眸和冷冽的神情都是巨大悲傷過後的沉默!

為何義勇總是被人討厭,而他自己還不知道?

將託付在身的東西傳遞後背,再也不讓家人和同伴死在自己眼前!保護,我要保護炭治郎,就像自己受到了別人的保護一樣!

①我不是水柱

「如今水柱缺席,必須有人儘快成為水柱!我不是水柱。」

如果不瞭解義勇的人,一定以為這句話是他的吐槽罷了。但是知道他的人才明白,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有多麼的認真!不過,在鬼殺隊當中,就算義勇如此特立獨行,都還是相當認可他水柱的地位。就算是和他非常不對付的風柱不死川,也對他的實力和能力相當認可,甚至把他當成勢均力敵的人物看待。義勇如此定位自己,還是因為他過去太多悲傷無法走出了,他一直都活著悲傷之中,對於自己過去弱小的種種充滿了自責和憤怒。這也是為何當初看到炭治郎跪地求饒的時候,他那麼火大的原因,因為他再一次看到了軟弱無能的自己!一個對自己如此否定和對自己定位如此與他人不一致的人,又怎麼可能和其他人保持同樣的呢?所言所行得不到支持,得不到他人的喜愛也是很正常的!

②我和你們不同

「富岡先生請說明理由,寥寥兩句也太不充分了?」

「我和你們不同……」

不但自己給了完全不一樣的定位,他還有很多方面是認為自己和其他柱是不同的,這裡的不同不是與眾不同,而是自卑否定的不同!

出身不同:「但是一支鬼都沒有擊敗,僅是被人所救的傢伙,真的能算是通過選拔了嗎?」對於自己最終選拔的無能,和背負著最好朋友的離去。義勇從來就沒有認可自己柱的身份,甚至對於自己有沒有資格做鬼殺隊員都是否定的。這樣的不同,讓他沒有臉面和其他柱一起,更別說商量大事了。這也是他屢屢早退「柱眾會議」的原因!

被保護者:「說到底也不配和柱們對等地站在一起,我和他們不同,鬼殺隊原本沒有我的位置。」鬼殺隊本就是保護眾人,對抗惡鬼的,而其中的柱更應該是佼佼者!然而在義勇看來,自己一直都是一個被保護者。小時候被姐姐犧牲性命來保護;參加訓練本想著變強了之後,又被自己最好的朋友錆兔拼盡了生命來保護!這樣的自己,而保護了成千上萬的柱來比,是多麼的不同。自己沒有資格和他們站在一起!所以,義勇總是一個人站在一邊,那麼孤零零的。但是在其他柱看來,他是那麼的傲視一切,甚至不屑和他們站在一起!

不會表達的言語:上面的種種行為,已經很讓義勇掉人氣了。最恐怖的一點是,義勇不善表達,也不喜歡說話。當然,內心封閉的人,選擇沉默本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這又再一次加深了其他柱對他的誤解。被其他人所討厭那就是再正常不過了!

③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害怕再一次的失去

「我不想想起來,因為眼淚會止不住地流,因為一想起來就難過得什麼都做不成。蔦子姐姐、錆兔,抱歉我如此不成熟……」

除了上面,義勇自我的否定和其他柱對他的誤解之外,還有一點那就是這一個「柱中義勇」的產生,也是他潛意識裡影響而來的。

失去的重要之人:義勇其實是一個內心非常柔軟的人,這種人接近很難,但是一旦成為了朋友,那麼對他來說,你可能比你想像的要重要得多,他甚至可以為了你付出很多很多,而不是拼盡一切來守護!蔦姐姐和錆兔的失去,對於這樣的人來說,打擊太大了,甚至讓他都不敢再一次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和他們的容顏!所以,他選擇了遺忘!害怕再一次的失去:他是一名劍士,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做,而不是沉溺在悲傷之中。他已經被過去擊倒了好幾次,被別人拯救守護了很好幾次。所以,他開始害怕了。害怕再一次和其他人成為朋友,害怕再有朋友為了他而死去!他變得冷酷,變得沉默,變得疏遠,只因害怕再一次的失去!

④「直男」義勇

「下次在懷裡藏些萩餅,等碰到不死川就給他,這樣一定會變和睦的!」

上面的那些方面還是很能夠說明義勇被其他人所討厭的原因了。但是,為何他自己對此卻沒有自覺呢?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他的「直男」屬性了。義勇個人的外表其實相當優秀,帥哥一枚,戰力也非常高深,表情也一直都是酷酷的。但是他有時候真的是思想反應太慢了,對於很多隊友甚至同伴說的話,一直都是停留在字面去理解!而且,他自己說話也都是絕對字面的表達。比如「我不是水柱!」「我和你們不同!」其他人都會綜合來考量這兩句話,但是他的意思其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他這樣的情商又如何能夠得到他人的喜歡,而自己又如何可以體會到隊員的不滿呢?所以「我才沒有被討厭!」的結論,他就得了出來,也是讓人哭笑不得了!

寫在最後

所以我們不能忘記,自己的劍為誰而揮,為保護誰而存在,有支撐的東西,柱才是柱!

富岡義勇雖然不曾被眾人所喜歡,但是卻得到了我們的心;雖然他沒有能和蝴蝶走到一起,但是他最終守護住了重要之人;雖然想起蔦子姐姐和錆兔依然會悲傷,但是他好好傳遞了他們的精神!和上弦之三的對抗中,義勇無愧於水柱之名,做到了自己的全部。作為僅剩的兩個柱,義勇體會了悲傷,走過了悲傷,成為了真正的守護他人的人!

文能撰同人,武可定乾坤,窮盡二次元,唯我動漫魂!我是Eliauk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